江西省高院通報環境資源審判情況 公布十大典型案例
2019-06-06 08:55:20 來源: 人民網
關注新華網
關注頭條江西
圖集

????原標題:江西省高院通報環境資源審判工作情況 公布十大典型案例

????5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通報一年來全省法院生態環境資源審判工作情況,并公布十起典型案例。

????據悉,江西省各級法院2018年6月—2019年5月,新受理各類環境資源案件3155件,審結3363件(含往年舊案,下同)。其中,受理刑事案件1218件,審結1197件;受理行政案件932件,審結1103件;受理民事案件1005件,審結1063件。受理社會組織提起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11件,審結8件,受理檢察機關提起的民事、行政公益訴訟案件73件,審結68件。

????在辦案過程中,江西法院更加突出刑事打擊職能,對污染環境犯罪盡可能實行“三罰制”(自由刑、財產刑,承擔生態修復費用);更加注重民事活動必須遵循環境?;し煞ü?,否則無法律效力;更加注重行政機關履職行為的正當性和合法性,對依法履職行為予以支持,對行政缺位依法判決履行職責;更加注重公益組織提起訴訟對?;ど肪澈蛻緇峁怖嫻淖饔?。

????此外,江西高院還公布了被告人俞某杰、何某標等八人污染環境案、北京市豐臺區源頭愛好者環境研究所訴都昌縣某環??萍脊凈肪澄廴竟嫠咚習傅仁鴰肪匙試吹湫桶咐?。

????附件:江西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十起典型案例

????案例一:被告人俞某杰、何某標等八人污染環境案

????被告人俞某杰、何某標在未辦理任何證照和未在環保部門備案的情況下,于2010年7月份合伙在弋陽圭峰鎮非法經營了三處生產加工海綿銅的黑作坊。被告人俞某杰、何某標自行聯系或通過他人介紹,先后從外地購入3773.22噸含銅廢液,通過在三處黑作坊非法生產加工了300余噸海綿銅,銷售給廣豐某銅業公司和玉山某環保公司,其中銷售給玉山某環保公司非法獲利達600多萬元。被告人何某某、徐某銀在明知俞某杰、何某標無經營許可和處置危險廢物資質的情況下,仍然參與黑作坊日常經營。被告人肖某鐘、尚某山、徐某貴在明知俞某杰經營的黑作坊沒有任何證照及處置危險廢物資格和條件下,多次幫助俞某杰從外地運輸危險廢物(廢蝕刻液)到其開設的黑作坊,作為原材料供其生產海綿銅使用。被告人方某衛明知俞某杰沒有危險廢物處置資質的情況下,從2017年4月開始為俞某杰從浙江、江西、湖南等地聯系購買廢蝕刻液,數量達100余噸,非法獲利2萬余元。該作坊將生產產生的廢水直接排放至水溝流入信江河內,造成重大環境污染。

????江西省弋陽縣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俞某杰、何某標、何某某、徐某銀、肖某鐘、尚某山、徐某貴、方某衛違反國家規定,非法處置危險廢物3773.22噸,后果特別嚴重,其八人行為均構成污染環境罪。八被告人實施共同犯罪活動,俞某杰、何某標系主犯,徐某銀等六人系從犯、系坦白,尚某山系自首。根據以收犯罪事實和情節,判決被告人俞某杰、何某標犯污染環境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三年零六個月,并各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被告人徐某銀等六人犯污染環境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二年零六個月至一年零二個月不等,并各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一審宣判后,八名被告提出上訴。上饒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二:被告人雷某華非法獵捕瀕危野生動物案

????2018年4月11 日,被告人雷某華在貴溪市文坊鎮境內以架設捕鳥網、使用電子誘鳥器的方法獵捕了一只畫眉。2018年4月12日上午,被告人雷某華騎二輪摩托車到貴溪市文坊鎮西窯村鄧灣組山間小溪旁的荒田處,以同樣的方法獵捕了兩只畫眉,在其收網時被森林公安當場抓獲,偵查機關依法扣押了三只畫眉和捕鳥工具等。次日,偵查機關在被告人雷某華位于弋陽縣港口鎮彭家村的住處依法扣押了一只畫眉及鳥籠。案發后,貴溪市野生動植物?;す芾碚竟ぷ魅嗽狽直鴝運鬧換寄窠辛私】導觳?,確認無恙后,隨即進行放生。經貴溪公眾司法鑒定中心鑒定,涉案的四只畫眉均屬《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二的野生動物。

????江西省貴溪市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雷某華違反野生動物?;しü?,獵捕國家重點?;さ謀粑R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獵捕瀕危野生動物罪。雷某華歸案后具有坦白情節,且涉案的畫眉鳥被公安機關當場扣押,并交由相關部門予以放生,可對其從輕處罰。據此,判決被告人雷某華犯非法獵捕瀕危野生動物罪,判處拘役五個月,并處罰金五千元。宣判后,被告人雷某華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案例三:被告人鄧某根非法采礦案

????被告人鄧某根為牟利,在未經批準取得河道采砂許可證的情況下,自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在其居住的村小組非法經營砂石場,利用鏟車、挖機、洗砂機等工具在河道開采砂石,用于銷售牟利。至案發時,已銷售價值5萬余元的砂石。2017年4月、9月,安義縣水務局兩次向鄧某根送達《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通知書》,責令其立即停止違法行為、進行整改、接受調查處理。經委托有關部門實地勘測和鑒定,鄧某根經營的砂場堆料有砂礫混合料、礫石、粗砂等共計砂石18960.6立方米,價值共計588810元。經委托,江西省環境?;た蒲а芯吭撼鼉叩納姘干俺》欠ú繕岸緣鋇厴肪秤跋斕摹鍍攔辣ǜ妗啡隙?涉案砂場影響水生生態,破壞土地資源和當地的生態環境。江西省修江水利電力勘察設計有限責任公司出具了《河道生態修復方案》,修復工程預算總投資29.57萬元。鄧某根的行為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檢察機關亦提起民事公益訴訟。2018年4月,鄧某根對被占用的農田自行進行了初步修復,2018年7月耕地已經種上了水稻。

????江西省安義縣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鄧某根違反國家法律規定,在未取得河道采砂許可證的情況下,非法從河道采挖砂石,且經行政機關責令停止開采仍拒不停止,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采礦罪。鄧某根的行為使非法采砂區域河道管理范圍內生態環境和所占用的耕地種植條件遭到破壞,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據此,作出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判決:被告人鄧某根犯非法采礦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二萬元;鄧某根對被破壞的耕地、河道、堤防進行修復,期滿不能自行組織修復的,交納修復費用29.57萬元。一審宣判后,鄧某根未提出上訴,公訴機關未抗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后鄧某根在四個部門的監督下按修復方案已完成對被破壞的植被、河道、堤防的修復。

????案例四:被告人尹某明非法占用農用地案

????2017年10月1日,被告人尹某明在未辦理林地審批手續的情況下,擅自雇請鏟車在蓮花縣大樂坪林場“大樹嶺泥水坳”山場施工建設煙花爆竹倉庫。施工期間,蓮花縣森林公安局對其行為予以制止,但尹某明繼續施工造成涉案林地原有植被及種植條件被毀壞。經吉安鷺洲司法鑒定中心鑒定,尹某明毀壞國家級生態公益林面積為12.2畝,占用林地的生態恢復性費用為80852.51元。2018年6月,尹某明向蓮花縣森林公安局繳納了補植復綠費20000元。本案審理期間,尹某明主動向法院繳納生態修復性費用60853元。蓮花縣司法局調查評估認為,尹某明符合社區矯正條件。

????江西省蓮花縣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尹某明違反土地管理法規,非法占用國家級生態公益林地并改變用途,數量較大,造成林地被大量毀壞,其行為構成非法占用農用地罪,依法應予懲處。案發后,尹某明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同時積極繳納生態恢復性費用,依法有法定和可以酌情從輕處罰的情節。據此,作出刑事附帶民事判決:尹某明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拘役六個月,緩刑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元;尹某明承擔被毀壞的12.2畝國家級生態公益林的生態恢復性費用共計80852.51元。宣判后,尹某明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案例五:被告人謝某濤非法捕撈水產品案

????2018年4月2日,被告人謝某濤攜帶電瓶、逆變器、電鞭等電魚設備,來到尋烏縣澄江鎮謝屋村“茶亭壩”河段進行捕魚。當晚,尋烏縣澄江鎮政府工作人員將謝某濤當場查獲,并現場扣留電魚設備和河魚。2018年4月3日,謝某濤經電話通知后主動到案,接受尋烏縣農業和糧食局和公安局辦案人員的調查處理。6月25日,在澄江鎮政府和謝屋村委會干部的監督見證下,被告人謝某濤主動采取“增殖放流”措施修復被破壞的生態資源,在“茶亭壩”河段放養各類魚苗7500克(約500尾)。另查明,根據江西省農業廳通告,3月1日至6月30日在珠江江西段實行禁漁期制度?!安柰ぐ印焙傭問粲謚榻饔蚨?。

????江西省尋烏縣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謝某濤違反?;に試捶ü?,在禁漁區、禁漁期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撈水產品,情節嚴重,其行為構成非法捕撈水產品罪。謝某濤主動投案,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其行為可以認定為自首,依法可以從輕處罰。另外,謝某濤在案發后購買魚苗放養,修復被破壞的生態資源,確有悔罪表現,可以酌情從輕處罰。據此,判決被告人謝某濤犯非法捕撈水產品罪,判處罰金3000元。

????案例六:袁某建與萬載某瓷土礦、肖某、劉某根采礦權糾紛案

????萬載某瓷土礦系2013年9月登記成立的普通合伙企業,經營范圍為陶瓷土露天開采銷售,合伙人為肖某、劉某根,執行事務合伙人為肖某。2014年1月取得采礦許可證,有效期限自2014年1月16日至2018年11月16日。2014年2月27日與袁某建簽訂一份礦山經營承包合同。因糾紛袁某建于2014年7月提起訴訟,要求返還承包金40萬元,并賠償損失228062.7元。后雙方協商確定合作開采,袁某建撤回起訴。2014年8月,萬載某瓷土礦(甲方)與袁某建(乙方)簽訂一份終止《礦山經營承包合同》之協議,約定終止雙方簽訂的《礦山經營承包合同》,并且乙方自愿將其之前在礦上所投資金及承包費共計60萬元轉為與甲方后續合作的股金。同日,雙方簽訂一份合作協議,約定共同合作開采經營萬載某瓷土礦廟前瓷土堝附近山場瓷土礦點及宋家坑口礦點。此后,袁某建對宋家坑口礦點進行了施工開采;因當地村民不同意,萬載某瓷土礦一直未與當地村民簽訂廟前瓷土堝山場租賃協議;萬載某瓷土礦直至2016年8月15日才取得安全生產許可證,有效期2016年8月15日至2019年8月14日。2014年10月,萬載縣羅城鎮安監辦工作人員前往宋家坑口礦點,認為未取得安全生產許可證,未經規劃、設計,擅自組織開工生產,現場送達《責令限期整改指令書》《強制措施決定書》,責令機器設備立刻撤離現場,停產整改。袁某建簽收了上述兩份文書。2014年12月,宜春市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下發《關于審查同意<萬載縣羅城鎮麻田某瓷土礦露天開采初步設計及安全專篇>的批復》,同意按照《初步設計及安全專篇》的要求組織礦山主體工程和安全設施同時施工建設。2016年1月底,袁某建停止對宋家坑口礦點的施工開采,并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令解除合作協議、返還投資款、承擔違約賠償和賠償損失。

????江西省萬載縣人民法院認為,涉案礦山在袁某建與萬載某瓷土礦簽訂《合作協議》時以及在袁某建施工開采過程中均未取得安全生產許可證,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法》的有關規定,因此雙方簽訂的《合作協議》為無效合同。合同被確認無效后,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由此,判決萬載某瓷土礦返還袁某建投資款60萬元、賠償袁某建直接損失202752元。袁某建返還萬載某瓷土礦投資款15萬元、賠償萬載某瓷土礦經濟損失639900元。兩項相抵,萬載某瓷土礦應當支付袁某建12852元。肖某、劉某根承擔連帶責任。雙方不服均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后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七:某畜牧養殖公司訴中鐵某局等環境污染責任糾紛案

????2008年11月18日起至2009年1月6日,中鐵某局在南昌市灣里區招賢鎮蔬菜村附近的向莆鐵路JX-1A標段施工。中鐵某局為建造鐵路橋墩,使用沖擊鉆機造樁孔,晝夜連續施工,產生了較強的噪聲及振動。部分橋墩的施工點距離某畜牧養殖公司的養豬場約10米左右。施工期間,沖擊鉆機在造孔過程中產生的噪聲及振動對某畜牧養殖公司的養豬場造成了較大影響,導致部分豬只死亡,豬只生長速度減慢、母豬流產等。此外,2004年至2007年期間,某畜牧養殖公司租賃南昌鐵路局南昌工務段的灣里鐵路支線867平方米的線路用地用于養豬場建設。租賃期滿后,在南昌鐵路局南昌工務段多次督促下,某畜牧養殖公司仍未如約退出上述租賃土地。

????南昌市灣里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中鐵某局的施工行為構成噪聲污染,該噪聲污染行為與某畜牧養殖公司的豬只死亡、生長速度減慢、母豬流產等損失存在因果聯系,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某畜牧養殖公司此前租賃了一部分鐵路土地用于建造豬舍,該塊土地緊鄰施工地點,在租賃期限屆滿后直至中鐵某局施工期間仍未退出該土地,對損失的產生存在一定過錯,故一審法院認為應由某畜牧養殖公司承擔20%責任,由中鐵某局承擔80%責任。于2017年6月判決中鐵某局向某畜牧養殖公司支付賠償款277564.40元。二審法院于2018年9月作出判決,在造成損失中酌定減輕中鐵某局責任,判決其向某畜牧養殖公司支付賠償款197564.4元。

????案例八:龍某公司訴井岡山國家級自然?;で芾砭中姓齠ò?/p>

????2005年2月,龍某公司與井岡山自然?;で芾砭鄭ㄒ韻錄虺乒芾砭鄭┑惹┒┝艘環蕁對綰棠舊糜巫酆峽⑾钅亢賢欏?,該公司于2008年起開始陸續修建涉案游步道。2013年5月,管理局對該公司在?;で撼邇智蕹捎尾降賴男形辛訟殖≈浦?,多次下達書面停工通知和整改通知。2017年11月6日,管理局向龍某公司作出了《關于要求立即拆除侵占?;で撼邇ㄖ锏暮?,函件認定龍某公司在早禾木修建的游步道、觀景臺進入了井岡山?;で幕撼邇?,違反了《自然?;で趵飯賾凇敖乖謐勻槐;で幕撼邇孤糜魏蛻疃鋇墓娑?,要求龍某公司立即拆除處于?;で撼邇墓劬捌教壩尾降?。龍某公司認為該項目及涉案建筑均處于?;で氖笛榍?,管理局作出的行政決定認定事實錯誤,嚴重侵害龍某公司的合法權益,依法應當予以撤銷。故訴至法院。

????江西省泰和縣人民法院認為,《自然?;で趵?規定“禁止在自然?;で幕撼邇孤糜魏蛻疃?,龍某公司提交的證據只能證明其所開發的早禾木生態旅游建設項目經有關部門行政審批和行政許可,不能證明其所修建的涉案建筑設施處于實驗區的情況,其提交的證據不足以反駁井岡山管理局所提交的證據,亦不能推翻管理局所認定的事實。由此,判決駁回龍某公司的訴訟請求。之后,龍某公司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九:吉安市吉州區人民檢察院訴吉安市某區環境?;ぞ值∮諑男謝肪潮;しǘㄖ霸鳶?/p>

????2010年3月2日,遠大某牧公司未辦理環境影響評價、未取得排污許可證、未辦理動物防疫條件合格證即進行蛋雞養殖,年產量約3萬羽。此外,還有吉安市思某得公司等三家公司在水庫或其周邊進行養殖。這四家養殖機構在養殖過程中,均未按規定對畜禽糞便等污染物進行無害化處理,通過暗管、溝渠等直接排放至官溪水庫。2017年2月,吉安市某區環境?;ぞ址⒊觥對鵒罡惱ㄖ欏?,要求遠大某牧公司對畜禽廢渣進行處理。2017年3月,某區河長制辦公室向某區環保局發函要求依法對官溪水庫污染問題進行調查取證,嚴厲處罰污染水庫水質的各種違法養殖行為。2017年7月,吉安市水資源監測中心接受委托對水質進行檢測,檢測結果顯示從思某得養豬場處取樣的水質檢測為Ⅲ類、從遠大某牧公司養殖場入庫處取樣的水質檢測為Ⅴ類。2017年11月,吉安市吉州區人民檢察院向某區環保局發出《檢察建議書》。此后官溪水庫周邊養殖機構陸續關?;蟯瓿燒?,但遠大某牧公司仍未停止非法排污行為。之后,2018年4月,某區環保局再次作出《關于責令停止養殖的通知》。2018年6月,某區人民政府下發《某區取締官溪水庫周邊禁養區內畜禽養殖場專項整治行動實施方案》,并于2018年7月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關閉遠大某牧公司在某區規劃的禁養區內養殖場所,拆除養殖設施,清除養殖排泄物、殘留污染源。吉安市水資源監測中心再次出具《檢測報告》,顯示兩處水樣水質并無好轉。2018年7月,興橋鎮人民政府針對官溪水庫污染問題成立工作組,對遠大某牧公司周邊疑似污染物池塘進行排水,水渠改道,淤泥晾曬,開挖清運等,恢復了周邊環境。2018年7月,某區環保局對官溪水庫進行現場監察,記錄顯示“遠大某牧現已停養,無養殖廢水排出”。

????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區人民法院認為,吉州區人民檢察院依法向某區環境?;ぞ址⑺圖觳旖ㄒ楹?,在限定的兩個月履行期限內仍未采取實質、有效監督管理措施,污染企業仍在非污排污,雖然訴訟過程中在當地區、鎮人民政府的組織領導下,最終關停了污染企業,恢復了官溪水庫及其周邊生態環境,但不能否定其怠于履行環境?;ぜ嘍焦芾碇霸鸕奈シㄐ?。據此,于2018年11月作出一審判決:確認吉安市吉州區環境?;ぞ侄怨儐馕醇笆?、完全履行環境?;ぜ嘍焦芾碇霸鸕男形シ?。并承擔本案訴訟費。

????案例十:北京市豐臺區源頭愛好者環境研究所訴都昌縣某環??萍脊凈肪澄廴竟嫠咚習?/p>

????2016年7月起,都昌縣某環??萍脊究冀罾欠ㄌ盥裼詼疾亓彝?、余家灣、磯山、射山等地,部分填埋場所距離鄱陽湖僅百余米,垃圾滲濾液直排鄱陽湖。2018年6月,中央第四環保督察組對鄱陽湖生態環境污染問題開展專項督察,發現都昌縣生活垃圾非法傾倒填埋問題嚴重。2018年8月,都昌縣城環境衛生管理所委托南昌航空大學對垃圾填埋點進行生態修復,解決生活垃圾滲濾液對鄱陽湖的污染威脅問題。后磯山垃圾填埋點的污染已經得到治理,生態已得到恢復。都昌縣城環境衛生管理所同時對射山等垃圾填埋點進行補植復綠。北京市豐臺區源頭愛好者環境研究所于2018年7月向九江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

????經九江中院主持調解,雙方達成了調解協議。被告都昌縣某環??萍脊疽丫V辜絳盥窶男形?,恢復垃圾填埋場的原狀,并承擔因違法填埋垃圾給生態環境造成的經濟損失(包括已經發生的應急治理修復費用和恢復原狀前的生態功能損失等)共計400萬元,原告予以認可。該費用由被告向都昌縣政府有關部門支付和承擔,執行情況需向九江中院報備,接受原告等社會監督。(時雨)

????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媛
加載更多
時間的光輝·瓷生物樂園
時間的光輝·瓷生物樂園
萬載古城:讓歷史文化遺存“活起來”
萬載古城:讓歷史文化遺存“活起來”
江西宜春:《明月千古情》助力文旅融合
江西宜春:《明月千古情》助力文旅融合
三清山:“動植物王國”繪美麗生態畫卷
三清山:“動植物王國”繪美麗生態畫卷
?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10741124589392